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融入女儿的家庭
融入女儿的家庭
广告

      

作者︰mummy

(01)

我来自大陆,很小的时候就离开父母亲移民到达尔文,那是澳洲北部的一个小城市,祖父含辛茹苦养大了我。一年前,也就是祖父去世前的两个月,我和城里的一个越南裔女子草草地结了婚,她随父母从越南偷渡而来,母亲被海盗残酷地杀害了,她被她父亲藏在甲板下躲过了海盗糟蹋。

现在我和妻子以及她父亲住在一起,妻子今年才19岁,越南人的天生娇小的身材使她看上去犹如一个十五、六岁的小姑娘,平时呆在家里替我做家务,因为没有护照也不敢出去,澳洲当局对偷渡者查得很紧,一旦被发现有可能被遣返或者收容,她父亲会讲英语,帮助当地的一些越南偷渡者学习英语,赚点小钱。

最后,说说我吧,天生的乱伦狂,可能是继承了父母的遗传吧,我梦想有一天可以和母亲性交或者钻入女儿的双腿间,这两天老是幻想着妻子和她的父亲。

「吃饭了!」妻子慧在叫我。「慧」是我替她起的中文名字。

餐桌上,一家人在吃着饭,看着慧和她的父亲,一个计划已经在我脑子里盘旋………

*** *** *** ***

在家里的一些主要地方都安装上了针孔摄像机,然后连到我的计算机,用硬盘录下拍摄的东西,硬盘很大,录一整天都没有问题。他们父女都是越南来的,对这种新科技的东西连听都没有听说过。

选了一个休息天的早晨,带着「慧」出去游乐,让她父亲替我们看家,我把一叠照片「遗忘」在了枕头下,那是我替慧拍的裸体写真。

*** *** *** ***

玩了一天回到家,岳父并不在家,可能是去越南朋友那边拉家常吧,我让慧先去洗澡,等她一进洗澡间,我立即就来到电脑前,打开我正对我卧室拍摄的录像,先是一段空白,然后他父亲进来替我们整理房间,这已经成习惯了。只见他叠好被子放在一边,随即又抖了抖枕头,露出相片的一角,他呆了一下,随即把整叠照片抽了出来。

第一幅是慧正面的裸体,他父亲的那地方已经支起来了,随即他放下照片,来到门边,把门关死,又回来继续看,在一张慧的阴部特写面前,他竟然掏出手枪自己打了起来。操!这个老色鬼,平时一副正经的样子,还不是色咪咪的!我自言自语的,却也兴奋不已。

这时,老色鬼竟然射出来了,还拿着慧的裸照乱舔。我心里暗想︰有好戏看了。

吃饭的时候,她父亲回来了,一进门,我就感觉他的眼神老往慧的胸口瞄,嘻嘻,该给她们创造些机会啊!吃完饭,我就到朋友家去玩扑克。

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,慧已经睡觉了,我打开电脑,调出客厅的录像。只见慧对着镜子梳理头髮,他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着她︰「慧,这套睡衣是新买的吧?」

「嗯,爸,好看吗?」慧转身笑嘻嘻的问。

「真迷人,我的小天使,来,到这边来让爸爸好好瞧瞧!」

慧转身走到她父亲面前,故意挺了挺胸,她父亲顺势一搂,老婆一屁股坐到她父亲腿上。我操!今晚准出事,想不到老婆平时挺正经的,和她爸爸却这样亲热。

「小慧,你现在越来越性感了,快亲爸爸一下!」

「爸,你好坏!」慧说着,但还是回转脸在她父亲脸上吻了一下。

她父亲一手搂着她腰,一手在她光滑的大腿上搓揉,小慧好像并不介意,两只手环过去钩着她父亲的头颈,乳房自然就贴在她父亲胸口了。

她父亲有些手足无措了,手从下面慢慢伸过去,像是要摸老婆的乳房,慧赶紧推开她父亲的手︰「爸,你干什幺嘛,我要去睡觉了。」留下她父亲色咪咪地看着她的背影走进卧室。

我觉得下面有些发硬,通过这件事情,我觉得她父亲已经无法自拔了,只是小慧好像还只是和父亲稍微亲热一下,对更进一步的事情没有心理準备,要给她们更多的机会……

(02)

她父亲很懂得些医道,週末我带妻子去公园骑马,我存心让她穿裙子骑,大腿和马的身体直接接触。果然第二天,妻子就跟我说,大腿处痒痒的,我一看,都起了一粒粒的小红点,我说︰「这种东西好像会感洩,处理不好可能会遍布全身。」她吓坏了,问我该怎幺办,我说︰「你没有护照,无法到医院去看病,你父亲医术很好,要不叫他给你看看。」妻子虽然有些不好意思,但还是同意了。

于是我们来到她父亲房间,把事情跟她父亲说了,她父亲说︰「那是得赶快治,时间长了可能会留下疤痕。」

她父亲让慧躺在床上,把腿叉开。慧本来穿着睡裙,里面就只一条内裤,她父亲把她裙子撩到腰部以上,在她光滑的大腿上轻轻抚摩︰「嗯,红斑有些滚脓的迹像,在这边好像有些扩散。」她父亲的手越来越往大腿的根部,我在旁边看着,假装不懂︰「那要是扩散会怎样?」

「很难说,如果扩散到阴部,可能会演变成溃烂。」

「那怎幺办?爸,你一定要治好她!」

「我要仔细的检查一下!」她父亲拿过一个放大镜,手已经移到慧的阴部,把她的内裤轻轻拨开,露出慧的阴毛和阴唇。用放大镜照着慧的阴唇,手指轻轻掠过慧的阴蒂,似乎是不经意的按了两下,我听到慧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声,是使劲压抑过的声音。

她父亲继续翻弄着慧的阴唇,还跟我说︰「你看,这里也有些发红的迹像,不过是早期的,问题不大,我给抹些中草药膏,看看情况会不会好些?」

「是,是,一定不能让红点蔓延开来!」我随口敷衍着。看着他的手任意在女儿的阴户上抚摩,我注意到慧的阴唇已经有些湿润了。

他转身在从药箱子里翻腾了一下,拿出一罐膏药,挤了些药膏涂抹在手上,然后把手指伸到慧的阴道口轻轻搓揉,慧的臀部有些扭动。她父亲的中指已经突破湿润的阴户,慢慢滑入慧的阴道。这时我假装上厕所,走出房门顺便一带,门被我关上了,要进去等于要重新敲门了。

我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间,打开电脑,转到她父亲的房间的实况,摄像头传回了实况︰她父亲的中指已经滑入小慧的阴户,可以说是全根浸没了。慧的头来回摆动,口立已经不自觉的发出「咿咿呀呀」的呻吟。阴户已经完全湿润了,粘糊糊的的液体顺着她父亲的手指被带出,她父亲还问︰「舒服吗?我帮你好好涂抹一下,就会好得更快。」手指更加用劲的抽插,每一次都深深浸没。

慧已经陷入崩溃的边缘,不停摇晃着头,口里发出「啊啊」的声响。我的下身已经硬梆梆的,只想她父亲快点插她。

她父亲又弄了一会,可能顾忌到我还在家,这样搞下去也不是样子,于是把手指抽了出来︰「小慧,今天就这样吧,看看红点是不是会消失。」并且把她的裙子整理好,把她扶了起来。

见此情景,我也只好关掉电脑,假装上完厕所回到她父亲门前,敲了敲门,慧过来开了门,她的衣服已经整理好,只是脸上红卜卜的,稍显羞涩……

(待续)

广告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