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少妇  »  密戏之交欢
密戏之交欢
广告

      

我的名字叫阿茵,今年十五岁,由于成绩不是很好,所以留过一年班,今年还在读中三。

讲起我的家庭环境就实在太复杂了,自从四岁那年父亲死了,亚妈就带着我嫁给现在的继父,结婚一年后,就为我加添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小弟。

其实我对这个继父毫无好感,他虽然以开计程车维生,但由于对嫖、赌、饮、吹样样都在行,家庭一直十分清贫,需要母亲外出工作帮补家计。

在我住的这区内,最痛恨就是住在离我们两座的那个亚萍,由于她恃住父亲在黑道有点势力,在我们这屋村就经常作威作福。

但惹起我把火的原因是因为去年母亲偶然在走廊撞倒了她,她硬要母亲付汤药费,而我则极力反对,还与她口角起来,最后她只好悻悻然离去。

本来以为会就此没事,岂料之后在我的家门前,先后被人恶意纵火多次,若非及时发觉,真是后果不堪设想,那知她还未肯收手,更找人打我妈一身伤,本来我真是想去打她,不过妈在声泪俱下的劝止我,只有暂时忍住。

今日放学之后,都好开心,因为在途中遇到威哥,是住在我楼上的一个读预科班男孩子,自从去年他和家人搬来后,我就开始留意,对他暗暗倾慕,难得在回程途中碰见他,可以有段长时间相对,不过可惜不知她对我怎样,究竟会不会喜欢我呢?

今晚父亲又很迟才回来,还喝酒喝得醉昏昏,本来熟睡中的我亦被吵醒,之后更听见他要向母亲求欢,本来不愿听的,无奈被吵醒后不易睡着,听着那些气喘与呻吟的声音,实在感到有点不自然,正在胡思乱想之际,突然感到胸部被人触摸,回头一看,是我那个同母异父的弟弟……

当我发觉触摸我的是弟弟后,只好装作仍在酣睡,转一转身,避开他的禄山之爪,还顺势把手放于一旁,赶走他的骚扰,而他亦似乎害怕再搞下去会把我弄醒,亦离开了我的床边,我在好奇心驱使下,偷偷睁眼看他在做甚幺?

不看还好,一看之下实在令我又羞又怒,他竟坐在附近自己玩弄起来,说实话,这次才是我第一趟看见男性的东西,尽管感到很不应该,还是忍不住偷看下去……

今天一早醒来感到十分疲倦,因为整晚都在发一些十分荒唐的梦,令到无法睡得较好,在早餐时,弟弟的表情丝毫察觉不出有何不妥,实在令我怀疑在昨晚之前,他是否经常在夜间骚扰我而未被发现?

想到这里实在有点担忧,可恨的是我的房间只以布帘间隔,无法阻止别人进入……

在屋村内,我认为最讨厌的那个亚萍,除了住得近之外,还在同我一间学校,只不过是彼此不同班,可能她对我的印像不是太深,但是每次见她我都想拿把刀劈死她,不过暂时都是省事些,最好她不惹我,否则的话,才不理她父亲在黑道上有甚幺势力,肯定和她玩到尽……

放学时候,竟发现威哥在校园外附近徘徊,可能他正在等人而我并没注意,急走上前打招呼并与他閑聊,我明白在弄清楚他对我的感觉前,必须努力争取,我大着胆子对他说,希望明天看一套想看已久的电影,希望他可相陪。

在他未答覆之前,我可感觉自己心跳加速,直至他说没有问题后,我才舒一口气,代之而起的是十分高兴,为免被他发觉我那份雀跃万分的表情,交代了相约之时间地点后,假借有事而先行离开,因我已紧张得手心出汗、呼吸困难了……

每当想起明天与威哥的约会,就开心得由内心笑出来,不知不觉间便回到家中,由于天气实在太热,急不及待地前往洗澡,突然发觉门外人影晃动,以为又是弟弟在门缝偷看,但细看那个人影却不太像,倒有点酷似我的继父……

我在惊惶之下急急穿好衣服出来,只见弟弟正坐于大听上看电视,表情若无其事,而继父竟亦出奇地在房中出现,据他说今天他们二人一早便已在家,假如刚才的人影真的并非弟弟,难道是他?但没理由在偷看我时,弟弟没有发觉的,除非……

太可怕了,实在叫我不敢想下去。

晚间,吃完饭我便上床休息,免得明天往赴威哥的约会时不够精神。睡至半夜,忽然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弄醒,原来又是我那个好弟弟在对我作出性骚扰,这一趟他更为大胆,竟伸手进我的睡袍内,正沿着大腿不断游移向上。

我本想避开了事,谁不知他竟毫不识趣,双手用力一分,把我双腿拉开,并以手直抵我的敏感地带,第一次被其他人触及那里的感觉,尽管感到很不应该之下,仍带点轻微的兴奋,但在我仍具有清醒意识之下,仍竭力避开他那不规矩的手,并诈作要醒转过来的样子,才总算可以把他吓退。

总算勉强睡至清晨,昨晚一直被一种特别的感觉所骚扰,也许是因为被弟弟触摸过私处的关系而产生一丝幻想,今天吃早餐时,弟弟仍可装得若无其事,反而自己觉得有点尴尬。

千辛万苦终于等到放学,急急奔离校门,走住约定的街角,竟看见我最讨厌的亚萍与威哥在谈话,急走上前与威哥打招呼,还索性倚在他的肩上,亚萍被我突然的出现及举动弄得一呆之际,我索性催促威哥早点出发去看戏。

其用意分明是不给她面子,她似乎亦被我气得面红耳热,因为一向都没有甚幺人够胆不给她面子的。

在亚萍悻悻然离去后,我与威哥终于可双双散步住看戏,由于我最关注是可与威哥看戏,故昨日在提及选看那部电影时并未详加考虑,实在想不到内里竟有一大段男女交欢的情欲戏,我正在看得尴尬万分之际,威哥竟伸手过来……

正感手足无措之时,原来他的手只是搭在我的肩上,这一举动令我心里甜丝丝,索性倚于他的肩膊上。

看完电影后,威哥提议往尖东海傍散步,我自然乐意万分,实在想不到竟然可以与威哥像其他情侣一样在海傍散步,兴奋的心情已盖过一切,完全不会对这段感情发展过快而觉意外。

与威哥逛过街及吃过晚饭后,已差不多晚上九时多,回到家中很自然被母亲责骂一番,但这一点我毫不介意,只要有机会与威哥去逛街,纵使多被骂几次又何妨……

由于在日间与威哥约会的关系,在晚上竟迟迟无法入睡,直到午夜时分,意识上开始模糊之际,突然感到有人进了我的房间,偷偷望了一眼,又是常作性骚扰的弟弟,不知为何,今晚竟没有抗拒的意愿。

也许昨晚他弄得我颇为兴奋之故,再加上今天与威哥约会及在电影上看过一段情欲戏的关系,心情比较迷乱,竟不愿阻止弟弟的骚扰……

今晚弟弟比昨晚来得谨慎,起初只是在我的手臂及腿上触摸,直至确认我没甚幺反应后,他的手又再次沿着我的腿直抵敏感地带,由于这一次我是故意让他触摸,心情可较专注于被抚摸之感受,我不晓得弟弟是否有过其他经验,但他的爱抚技朮的确令我十分满足。

正在享受那一种十分特别的飘飘然之感时,突然觉得口部一紧,原来他竟用口来吻我,正想反抗之时,他已索性整个人压上来,更令我吃惊的是,从大腿的感觉令我知道他竟是脱去裤子的,还想伸手来脱我的内裤。

他的举动令我无法再顾及后果,迅速推开他及给了他一记耳光,在他被推开之际,我还可以看见他是处于十分兴奋的状态,由于弟弟在退开时碰到墙边,发出一些声响,竟吵醒了父母,继父更马上走进来我的房间,这一瞬间,弟弟连裤子也还没穿好……

继父更很快便走了过来,当他看见衣衫不整的我及仍未穿好裤子的弟弟时,表情并未太强烈,只是把弟弟带离我的房间,并以说话把母亲敷衍过去,虽然事情就此解决,但继父临行时的眼神却瞧得我心里发毛。

翌日,由于今天是星期日,无须上学,而我又没甚幺娱乐,故此在大白天仍赖在床上。

正在看书看得入迷之际,忽然看见继父在房门出现,从他那色迷迷的目光及我的第六感,我知道会有危险发生,尚未来得及下床,他已扑到我身上,还对我毛手毛脚,我虽极力抵抗及叫喊,但他的气力雄胜我多倍,再加上家中并没其他人,我的呼喊亦显得徒劳无功。

经过多番挣扎的我,已渐渐显得疲倦,继父见我已呈疲态,他的行动就更为放肆,转眼间,他已把我全身的衣服脱去,我还是第一次这样赤条条的面对别人,既尴尬又羞怒,而他更在我面前开始脱裤子。

当我看见那件“东西”时,几呼想叫出来,因为他的比弟弟的大得多,要我容纳它实在困难,但他却不因我害怕的表情而停止,我已看见他渐呈兴奋状态,还朝我而来。

天啊!难道我宝贵的第一次就这样失掉?在这剎那我想起威哥,大概每个人在危难之时都会想到自己喜爱的人吧!

由于在脑际闪过威哥的影子,令我突然产生一种力量,眼看他的东西已准备进攻之际,突然看见床边放的闹钟,拿起就往他的头部打去,而意外地他竟被我这股无情力打得晕了过去,而我亦无暇细想,匆匆穿上衣服就往外逃。

但刚抵大门之际,弟弟竟恰巧在这时回家,我被他这样一阻,继父已穿回衣服,慢慢从房间走出来,而弟弟亦以乎明白是甚幺一回事,拦在门前,而继父这次再把我按倒在地上时,我感到真正的绝望……

而弟弟竟出奇地有默契上前协助他,由于之前曾作过一次抵抗,这趟早已没有太多力气反抗,再加上在他俩合力之下,我再度被脱致清光,而这次继父更要强行迫我替他用口服务。

就在快要被迫进行之际,门上传来开锁的声音,继父一惊之下,马上把我整个人抱回房间并穿好裤子,待我略为整顿好衣服出来时,他们竟若无其事地坐在厅中看电视,而母亲正在厨房煮食,看来她回来时,并未发现有何不妥。

继父就在这个时候走来警告我,说假如把这件事说给母亲知道,他决不会放过我,亦会与母亲离婚,免得被她噜苏,这一点倒真的吓倒我,我的安危并不太重要,反而是母亲若因此事而与继父分开,则会令我不安!

尽管继父并非一个好丈夫,但我知道母亲十分重视他的。

千辛万苦才吃完那一顿令我尴尬万分的晚饭,急急躲回房中,当我想起假如母亲不在,将会有被他们淫辱的可能时,真是急得想哭,不知不觉间便睡着了。

今早醒来比平日为早,可能是没有受到弟弟骚扰之故,相信他定是认为来日方长,既已表明立场,无须急在一时吧!吃过早餐便急急上学,尽快离开这个充满危机的家。

整日上课也显得心神恍怫,每当想到返家便有被污辱的危险就令我困恼,但天公似乎要玩弄我,今天竟因教师需要开会而比平日更早放学。

正当大家兴高采烈离开校园后,我才在不情不愿下踏着沉重的步伐离开。

甫踏出校门即被四五人所拦阻,原来是亚萍及她的一群“姊妹”,原来她是为了数日前我强行在她面前拖走威哥一事而来找晦气,她要我认错及以伍佰圆来赔偿她损失面子的代价。

由于受继父及弟弟性骚扰的事已十分烦恼,对于她的无理要求索性置之不理,就在她们中间走过,亚萍见我竟在她的姊妹面前这样不给面子,竟强行拉我回来,并在我面上打了一巴掌……

“好哇!你竟敢打我,亚姐今日心情不好,注定你倒霉……”

亚萍竟敢在我心情这样不佳下惹我,可谓犯贱,她打完我一巴掌后,正在洋洋自得之际,我突然扑上前捉着她,就往她腹部赠上一拳,再在面部多赏一记耳光,她被我打退之后,场面一度静了下来,大概她们没有一个会想到我竟敢还手吧!

在亚萍一声令下,众人相继扑上,在双拳难敌四手之下,我就这样在街上被亚萍的姊妹按倒地上,可见她真的是恶得交关,几番挣扎下仍无法摆脱众人,而亚萍则目露凶光慢慢走过来,更手持着一个玻璃汽水樽。

她说要看我与汽水樽亲热的滋味,一边说一边拉起我的校服裙,这一剎那真的有点害怕,突然听见有人说警察来了,众人不禁停了下来,我就乘着此时起脚踢向亚萍,不偏不倚打中她的下体,她那个痛苦的表情,实在令我印象难忘。

之后由于警察巡经此处,我才终告脱险。

回到家门附近,步伐不禁踌躇起来,在母亲尚未返家之前踏入去,无疑与身入虎穴同样危险,突然背后被人拍了一下,回头一看,竟是威哥……

在附近的公园与威哥散步个多小时后,我竟情不自禁把近日之事对地说出,只见地的反应十分愤怒,声言必须前住报警,好不容易才把他劝服下来,就是因为不想把整件事张扬才一直不敢报警,而威哥亦只有加倍开解我。

不知不觉间,我竟步进了威哥的家,由于他的家人每天晚上都十分夜归,只得我俩共处斗室,威哥的表现十分从容自然,令我反而觉得自己的疑虑有点多余。

当大家坐于客厅看电视时,我的内心十分矛盾,既希望不要有甚幺事发生,但内心却又不愿如此平淡渡过这个难得的晚上,想到这里之际,突然感到肩膊一紧,原来威哥把手放了在此,跟着他用力一拉,我完全失去重心扑倒他身上,更被地强吻下来,经过轻度反抗下,我慢慢闭上眼睛,静静的享受这刻,突然感到身体被威哥的手骚扰起来。

“啊……不要这样……”

噢!天亮了!昨晚就是这样把第一次给了威哥,不过我不会感到后悔,因为能把初夜献给心中最爱,可算是每个少女的梦想。

不觉竟在威哥的家中逗留上好多天,原来他上次所述的家人一早已尽往移民,说会夜归只是说谎,看来我亦具足够吸引力令威哥说谎来引诱我哩!

经过数日放肆的生活后,还是要硬着头皮返家,照例又被母亲痛骂一番,但最令我气愤的是后父竟亦参与骂的行列,好几次想反驳他亦勉强按捺下来。

由于与威哥的关系已十分亲热,现在每天放学后索性直往威哥的家,待至晚上母亲在家时才回去,既可与威哥相聚,又可避免受到后父及弟弟的骚扰,由于这样,后父似乎因无法找得机会向我埋手而睥气比前更暴躁。

有一天,我去找威哥时,看见他正愁眉苦面,原来他的母亲在外地病倒,急需一笔庞大的医药费,而他又实在没可能筹得足数,所以正为此烦恼,我询问之下才知数额尚差二万多元。

我建议外出工作来帮助筹钱,但他却说不必,因为根本不够时间,他需要在两周内筹足这个数目,试问有甚幺工作可在两周内找得二万多元呢!

我看见威哥那一副沮丧的样子时,心里已下了一个决定……

经过一些猪朋狗友的搭路下,第一天上班了,“大家乐夜总会”这个名字我并不喜欢,但以我未满十八岁而出来“做”,则无法挑选那些大规模的,只能躲在油麻地这种小架步。

据负责人权叔说,我要借二万五并非大问题,但却要最少在此工作半年。

为了帮助威哥,甚幺条件亦答应下来。

当威哥收到这笔钱时,他已明白到我用甚幺方法来筹钱,只有拥抱难过的份儿,并声言我待他如此好,他亦会永远相伴我左右,实在令我的心甜死了……

在回程途中,由于连日感到的不适,前住诊所看看,得出的结果令我手足无措,因为我竟怀孕!

我在得悉怀有威哥的身孕后,在毫无意识下,只好回去徵询威哥的意见,第一时间赶往他的家,就在快抵达之时,距他家门不足三十呎,竟看见我的死对头亚萍出现在威哥家门,还走进威哥的家,被威哥十分热切的款待入内……

我在又惊又怒的心情下悄悄伏在门外偷听,尽管我亦明白此举可听到的不会太多,但仍可听见他们的对话十分亲蜜,想到这,真的想撞门而入,但想到威哥平日对我温柔的模样时,又不禁迟疑起来,也许他亦有自己的苦衷呢……

由于突然遇到这件事情,令我完全没有心情回家,在威哥的门外一等就是三个多小时,当我一想到他们二人在屋内做甚幺时,就恨得牙齿打颤。

终于被我看见门开了,亚萍从内从容走出,临行还赠以威哥一吻,看到这样,我再也忍不下那口气,急奔上前把他俩推回屋内,并关上大门。

由于他二人想不到会突然有人扑出,措手不及之下,双双被我推进屋内,当看清是我时,表情更为惊诧,而我亦不理他们的表情变化,只急着向威哥求証整件事的真相,但在威哥仍未答覆时,亚萍已大笑起来,还指着我说,整件事也是由她一手策划,由于我多番不给她面子,而又看出我对威哥有暗恋之意,故此由威哥来进行这样的一套“美男计”,果然令我上当,还顺道骗上一笔金钱,实在令她喜出望外。

听见这一大堆说话时,我的心已完全破碎,心目中唯一值得依赖的威哥,竟是一个被人指使而对我骗财骗色的东西,实在叫我心痛!

亚萍说完这番话后便洋洋自得准备步出门口,看见她那副德性,心中的怒火突然涌起,随手拿起桌上的生果刀就住她身上插,当我意识到她的惨叫时,我的刀亦已插中了威哥,我实在恨透了他,我把终生的幸福和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,他竟然是存心欺骗我,实在叫我容忍不下。

看见二人的身体倒卧于血泊中时,我感到一种莫名的满足感,因为我可以令欺负我的人不得善终,实在充满快感。

大概因为我满身血污,在回家途中,不少邻居都争相躲避,当我停在家门前时,从声音可辨出后父又在打骂母亲。

我静静的开门,再缓缓的走近母亲的房门,在悄无声色下就赠了后父致命的一刀,当这一刀刺入去的时候,那份满足感比之前两次来得更甚,大概因为杀了他后,不单可报复地对我的欺负,更可免却母亲不断被他打骂!

母亲看见我这个样子时,亦吓得目定口呆。

就在此时,我认定要杀的第四人,我弟弟刚好返家,真是天助我也!乘他步过房门时就刺上他一刀,岂只这一刀未能顺利致命,只能划伤他的手臂,当我再加以追击时,他已能回身挡架。

就这样,我们二人在屋内追追逐逐,直至把他赶至骑楼时,我认定他已必死,竟被他脚下一绊,把我摔了出去,我在这一刻只能做到的一件事就是捉着他,令他和我一起从二十三搂掉下……

弟弟直堕楼下,我则挂在二十二楼的晾衫架,如果不是昏过去,我一定会跟他去!

我没让自己的孩子在狱中出世,没啥说的,我不愿我的命运在儿女身上重演!

广告
广告